uqwbe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txt-第兩百八十九章 上君令我離開展示-4sis5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当初魏王用七十里的土地将孔斌送去了赵国。
这给了韩王很大的启发,他在想,连一个孔斌都值七十里的土地,那一个荀子又能值多少呢?起码可以让赵国拿出百里的土地来交换吧?
可惜,韩王的这个想法,遭受到了国相张平疯狂的反对,张平指着韩王的鼻子,非常无礼的咆哮道:“今天您要是绑了荀子,明天韩国就要灭亡了!”
荀子并不知道,韩王居然打起了自己的主意,当然,因为张平的劝阻,到荀子离开新郑的时候,韩王都没有派人去抓捕他。这让韩王觉得非常的遗憾,可惜了一个可以获得百里土地的机会啊,好在韩王还记得马服君从前的教诲,要多听从国相的建议。在荀子离开新郑之后,韩王又有了别的想法。
中国龙组3 风华爵士
张平虚弱的坐在王宫内,其实,张平的年纪并不大,可是从外表来看,却显的比韩王还要年迈很多,这是因为他要处置的政务很多,而且面对的困难也很大,韩国夹在各国之间,无论是自保,还是谋求发展,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张平在担任国相之后,通过一系列的农业改革,使得韩国有了起色。
——————
可惜,这种起色却被韩国多变的外交关系所摧毁,韩国总是不断的改变自己的立场,时而帮助魏国,时而投靠楚国,时而服从秦国,各国都不待见它,百姓苦于战乱,张平的任何努力,都被战争轻易的摧毁…张平是个能苦中作乐的人,他并不悲观,他或许对君王失望,可是从不曾对韩国绝望。
多年的战争,或者说多年的战败,使得韩国的贵族势力几乎覆灭,整个韩国严重的缺少官吏,行政效率极低,有不少肥沃的耕地,却没有足够的劳动力,没有杰出的将领,更没有能战的士卒…商业也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商队得不到保护,在国外遭受欺辱,手工业更是不用说…韩国几个重要的原料出产地,如今都被夺走。
皇甫然州和周曉迷
韩国几乎是全盘崩溃了,不堪一击。
可是张平并没有放弃。
众男寡女
他趁着如今韩国难得的和平期,想要改变如今的情况,最先,他降低了税赋,将整个韩国的税赋都降到了最低点,因为韩国不需要征战,不需要去养官吏,甚至都不必积攒粮食来搞建设…这个行为,让韩人有了喘气的机会,并且成功的吸引了不少的百姓,很多已经逃亡的韩人,也返回了自己的国家。
张平通读《马服书》的内容,按着韩国的人丁开始了分田,只要是成年的男丁,都能分到土地…他在新郑设立学室,无条件的招收年轻人来进学,当然…这学室是他亲自来负责的,由他来教导。并且,他按着赵国董成子的律法,照抄出了一份韩律,要求各地的官吏们以新的律法来行事。
在张平的努力下,韩国是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张平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农业和商业上,他花费了很大的心思来鼓励农桑,推广先进的农具,并且,他设立了一个长达二十年的详细计划,从官吏,农桑,商业,手工业,乃至军队方面,都有着详细的规划,其中的很多制度都是来自于《马服书》。
而张平的这二十年的长远计划的目的,只是让韩国拥有自保之力,能够与盟友应对战争而不造成国内的崩溃。
韩王笑嘻嘻的坐在上位,近来,韩国涌进了不少的百姓,新郑内的商贾也明显的变多,呈现出一种“繁荣”的景象,韩王非常的开心,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策略,若不是当初自己及时向秦国低头,韩国是不会有这样的发展的。张平坐在一旁,他还在思索着在增加户籍的同时如何保证他们都能拥有土地的问题,而韩王却已经开始在想以后该如何向秦国复仇。
“张相…荀子说的很对啊。”
“寡人昔日忍受着欺辱,以大臣拜见君王的礼节来拜见秦王….如今也过了很多年,在这些时日里,寡人是恨不得睡在木材之上,整日都在思索着自己所遭受的耻辱,不曾想过要放弃对秦国的复仇…如今韩国逐渐繁荣,寡人想要效仿勾践….”
“上君…”,张平摇着头,有些疲惫的说道:“您也曾去过秦国,看过秦国的都城….韩国并不是秦国的对手,当初您背弃楚赵魏,服从秦王的命令,这让各国都非常的痛恨韩国,因为秦国的庇护,他们才不敢来攻打韩国,若是您要破坏与秦国的约定,这些国家就会像豺狼那样的扑上来,韩国却没有实力来阻挡他们…”
韩王点着头,微笑着。
“唔…”
我家我事
“您说的很有道理。”
张平在一些时候,真的想要去挖申不害的坟,去鞭打他的尸体,可是张平还是忍不住了,不只是因为申不害对韩国的功劳,也不只是因为这样的行为不道德,更多的是,学问是没有过错的,只是学这个学问的人有些问题…张平继续说道:“我听闻,韩国的公子非,在秦国担任廷尉,这是对韩国有利的事情。”
“请您赏赐他的家人…若是可以,希望您可以写信,请求他前来韩国,我听闻:他是一个非常有学问的人,若是他赶来韩国,我可以将国相的位置让给他…”
“非??”,韩王一愣,忽然,他大笑了起来,摇着头说道:“非?非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啊,秦国居然用他来担任大臣??哈哈哈,看来这秦国在昭襄王逝世之后,也是要没落了!”
“上君…我听闻,昭襄王对韩非也非常的看重,韩非尽得马服君真传,多次面见秦王,秦国群臣,都对他非常…”
“好了,您不知道…他是寡人看着长大的,他是怎么样的,难道寡人还不清楚嘛?那孩子从小就口吃结巴,为人胆怯,不敢与他人交谈…不过,他的确是个好孩子…”,韩王笑着,似乎回忆着过往,他认真的说道:“他年幼的时候,总是被其他孩子讥笑,学他说话…寡人那个时候在宗室子弟里算是年纪最大的,就常常帮他,把那些嘲笑他的孩子按着揍!”
“不过,长大之后,他就不再像从前那样跟寡人亲近了…他总是自言自语…”
韩王忽然变得严肃了一些,他看着张平,说道:“即使要向秦国复仇,也不能利用他!那孩子,是寡人看着长大的,他是寡人的族子,您若是想要挟持他的家人来逼迫他,寡人是不同意的!”
张平一愣,“我何时说要挟持他的家人啊??”
“上君,我只是觉得,让他返回韩国…”
“好了,不必多说了,他就是个半大的孩子,就是回到韩国,又能怎么样呢?既然他在秦国能得到尊重,这也是很好的事情,让他继续在秦国吧,或许他以后还能在秦国得到封号…哈哈哈~~”,韩王又笑了起来,他看着张平,感慨道:“寡人真的是老了,当初那个躲在寡人身后的孩子,如今都在秦国担任要位….”
“这样吧…寡人给秦王写一封信,让他照顾一下韩非…”
“上君…您若是真的为他着想,又不想让他返回韩国,那还是不要写信了,不然,只怕会引起秦王的忌惮…”
“哦…也好,那就不写了。”
聯盟公敵
“张相啊…等到寡人完成了复仇,您就是寡人的范蠡,寡人一定会让您比范蠡还要富有!”
“唉…臣从不想过要为自己谋求财富…”,张平说着,又在心里默念道:只要让我看不到韩国灭亡的那一天,我就知足了。
……….
魏王坐在王宫内,皱着眉头,看起来有些恼怒。
他看着一旁的龙阳君,有些恼怒的说道:“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您就…就做出了这《户律》?”,龙阳君站在一旁,魏王的训斥,让他有些手足无措,魏王从不曾如此严厉的批评他,龙阳君继续说道:“上君…制定律法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我征集了国内的学者,他们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白天和夜晚都不敢休息,方才完成了这律法..”
原来是在当初,董成子在赵国修订律法,马服君提出各国都需要一个完整律法的时候,魏王就想着要制定魏国的律法,最初也是通过抄袭秦律的方式,不过秦律跟魏国的实际情况不太相似,需要做出改变,于是乎,魏王就让龙阳君来负责这件事,在秦律的基础上,设立出一套完整的魏国律法。
魏王看着手里的竹简,这是龙阳君递给他的《户律》和《奔命律》,其中内容都是对“假门逆旅、赘婿后夫”的惩罚规定。魏王有些暴躁,看着这些竹简,又将它重重的放在了案牍上,他有些恼怒的问道:“惩罚一些商贾赘婿,这有什么用呢?这些年来,寡人的学者就想着要如何惩罚商贾和赘婿??”
獨占愛妻,葉少的心尖寵 會飛的魚丸
鳳舞天嬌
而魏王的身边,并不只是有龙阳君一个人,在魏王的面前,还坐着一个年轻的文士,这位文士身材高大,看去来气宇轩昂,颇为不凡,他看到魏王与龙阳君的争执,便抬起头来,开口说道:“上君您所说的不对,在我看来…”
“寡人是在跟龙阳君说话!”,魏王非常不客气的打断了他,年轻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愠怒,他没有再说话,直视着前方,龙阳君只好说道:“上君,魏国的疆域辽阔,百姓也不少,可是有些百姓却放弃了城池,逃到野外来自己开垦土地,有的为了享福去做了人家的赘婿,后父,很多人畏惧农税,就去做了商贾,店主….”
“我们所制定的律法,就是惩治这些人,不许他们独立为户,不授予田户房宅,而编为户籍,是魏国目前最应该施行的工作,编订户籍之后,对户籍上的户,按着人数给与田地和宅基,将魏国的大量土地分给这些百姓,增加魏国的实力,同时,修订户籍,也能起到更多的作用…”
魏王摇了摇头,有些不屑的说道:“这不就是秦国的办法嘛?”
神坠之四大家族
“不,这跟秦国的户籍是不一样的,是秦国根本无法实现的,我们并不设立农户,匠户之类的,我们会给所有登录户籍的百姓分发土地,秦国是按着爵位来分发土地…”,龙阳君又说起了不同之处…魏王越听越是无趣。
“根据法令,这些身份低下的人,要三代以后才能改变身份,而且,三代之后,要做官的,还是要在官籍上写明是赘婿之后。”,龙阳君认真的说道:“通过这些办法来增加从事耕作的人,来稳定住国内的情况,增加魏国的实力…”
“好了!寡人知道了!”,魏王叫道。
穿越之神医小可爱 小迷糊
龙阳君委屈的低着头,双眼泛红。
魏王看到龙阳君如此模样,怒火荡然无存,他清了清嗓子,有些无奈的说道:“寡人并不是对您生气,只是国内的群臣,做修订的律法并不能达到寡人的期待…请您不要在意。”,龙阳君委屈的说道:“臣是负责这件事的人,若是有过错,也是臣的过错,请您责罚。”
“唉…算了,就这样吧,让各地都施行新律。”
魏王无奈的摇了摇手,这才笑着对龙阳君说道:“请您坐近一些…”,龙阳君抬起头来,看向了坐在魏王面前的年轻人,魏王这才想起,自己面前的人,这人是段干子给自己举荐的,说是什么大贤之后,公室子弟,可是魏王并不认识他。魏王将他教来之后,还来不及跟他多说什么,龙阳君就找了上来,拿着这耗费了多年所编订的律法来气自己。
魏王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有些随意的说道:“寡人还有重要的事情要与龙阳君商谈,请您改日再来拜访吧。”
年轻人笑着站起身来,朝着两人轻轻一拜,便离开了王宫。
他刚刚离开王宫,就看到了远处驾车而来的段干子,段干子显然也看到了他,他笑着跳下车来。
逆命天尊 三千道
“尉缭…怎么样了?上君授予您什么官职啊?”
“没有授予官职,上君命令我离开魏国。”
“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