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j8e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生活系男神 txt-第570章 糟心事一堆,別逼我發威-b7ab9

生活系男神
小說推薦生活系男神
其实汪大少的发言挺收着的。
口语化表达,言简意赅,点到即止,并没有刻意炫技。
前段时间在微博上开喷,那才真是每个字都值得细琢磨,从立意到切入点,从篇幅到措辞,从情绪到内核,都堪称是教科书般的键圣段位。
与之相比,今天就很简约。
结果却没想到,比上次爆得更厉害。
汪言没有时间去看微博,但是看到暴涨的神格能量,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震惊了。
“什么意思啊?”
“我特么捐出去一亿多现金做慈善,神格能量才将将涨到20万。”
“现在只是随便致个辞,10分钟不到,居然涨了15万能量?!”
“真尼玛搞不懂……”
如果有时间,汪言真的很想弄明白其中的机制。
琢磨卡片规则,薅系统爸爸的羊毛,是世界上第二舒服的事。
可惜现在没时间……
摇摇头,汪言暂且放下此事,上台剪彩。
极速联盟的剪彩实际上只是一个形式。
大清江湖第壹佬
取个10点58的吉时,上去咔嚓一剪子,集体鼓掌喝彩,完事。
剪彩之后的交流才是重头戏。
……
風中的年華
“汪总,恭喜恭喜!”
“王少,同喜同喜!”
王思明面皮一抽,心想:我跟你同喜个粑粑!
一个光芒万丈当众加冕,一个无所事事陪衬干熬,确实没法同喜。
小王向来不喜欢比自己更能装哔的人,恭喜的表情十分敷衍。
汪言心情好,没再撩拨他。
挑好听的问了一嘴:“猫熊今天的流量怎么样?”
王公子精神一振。
“比正常的日均流量增长了至少750%,有效注册、首充、停留时长等数据都远超预期,非常成功!”
汪言默默计算,很快得出一个大致的平衡点,笑着点点头。
“那就好,照这样下去,下一轮融资会很轻松。”
王公子的表情却没有那么乐观:“如果一直能保持今天的增长,那倒是可以……”
你在想peach!
难道我还能天天开业、夜夜庆生?
“对自己有点信心嘛,今天猫熊又没吃亏,你们前7平台的市场份额又涨了一波,保持住就好。”
汪言老气横秋的点评着,王思明眼角又抽了一抽。
不过王公子其实还是有点城府的,没有再诉苦,转口直接提要求:“汪总,能不能再给猫熊调拨一批主播?你可是猫熊的股东!”
“行,回头我研究研究。”
汪言答应得痛快,心里却无动于衷。
如果能赚钱,那么当然可以提高支持力度,跟谁赚不是赚?
可惜,猫熊的内部管理实在不争气。
经过长达半年的跟踪调查,汪言已经完全确定一件事——
猫熊的管理层御下极松,于是导致一线运营权能过重,并且工作态度很成问题。
开站半年而已,黑幕已经多不胜数。
比如平台前段时间搞的活动,有些主播仗着和管理关系好,暗中买通水友刷量赚返点,管理不但不处理,反而极有可能亲身参与其中。
在汪言看来,要么是收了钱,要么是赚了肉。
再比如大额充值,正常应该是只有王庭娱乐那个等级的客户才可以拿到30%返点,结果实际上,一线运营乱给高返点的情况时有发生。
甚至,似乎还有中层管理利用权限给客户私充。
乍一听,那些好像只是小事。
汪言却从中看到了败象。
眼下的猫熊因为有王思明输血,一方面用名气引流,一方面用上下游资源倒灌,看起来一副烈火烹油的繁荣景象。
但是,内部管理水平不提高,就永远建立不起真正健康的内生循环。
一边输血一边漏,玩啥呢?
女人的大姨妈那也才7天而已啊,天天流,谁受得住?
王庭娱乐从建立之初就严管运营,因为汪言深知,一线绝对不能出问题。
原本就是聚集大量美女与金钱的内容输出型行业,风气一旦坏掉,都把精力放在歪门邪道上,还怎么输出优质内容?
王庭娱乐里那么多极品美女,难道汪言睡不到么?
稍微暗示一下,夜夜做新郎好吧!
然而,别说睡了,汪言甚至都不会多看谁一眼。
这才是扎扎实实做事的态度。
可惜,王公子可能是起步太高了,目光一直盯在宏观层面上,对底层基础近乎漠视。
纵观王公子最近几次公开发言——
“猫熊的优势在于产业上下游的资源整合与协同能力。”
“我们拥有业内最成熟的制作团队和最有号召力的明星阵容。”
“内容会更偏向泛娱乐,演唱会直播,体育赛事的直播等。”
“继续斥资挖头部主播,近期我们会有一个大动作。”
雄心壮志,呼之欲出。
唯独没有意识到,平台至今仍旧瘸腿。
就这,怎么赢?
等到移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吃完,野蛮生长期结束,平台间开始短兵相接拼刺刀,那时,决定胜负的一定是管理水平。
因为大家都不缺资金,都能融来钱。
同样融资10亿,所有平台一起烧钱。
一家只能烧出5亿的效果,一家能够烧出8亿的效果,一家能够烧出15亿的效果。
谁会笑到最后?
呃,有可能会是王庭娱乐,但肯定不是猫熊。
汪大少默默观察各家平台,为的可不仅仅是垄断经纪业务。
老阴比蹲在草丛里一动不动,却说自己只是想看看热闹,搁你你信吗?
谁信谁傻。
……
王公子还想再劝,被汪言不动声色的转开了话题。
“嗳,你那5亿应该没花光吧?我怎么听说你还在到处找钱?”
王公子一愣,随即苦笑:“哪来的5亿啊,别听外面瞎说!”
龙起1924
“哟?”
“真没有!我爸从来没有给过我那么多钱。”
王公子摊开手,眼神里有淡淡的无奈,也有一丝对汪言的羡慕。
“他的现金也不充裕,每次都是给个一两千万,直到现在我从他那儿拿到的现金都没超过3亿,你看我花钱应该就能看出来,跟你没法比。”
额,你这个哔装得我要吐了……
不过话倒是真的。
王思明不是屌丝乍富,所以不用到处买房子,不怎么扫货奢侈品,买车基本都是以公司的名义用来抵税,最大的花销就是偶尔夜店包场,两百万以内,日常消费真的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夸张。
人家有一百万零花钱,就能活出百亿身家的生活质量,这是汪言没法比的。
但是反过来讲,论起花钱的自由,汪言在富二代里是独一档。
所以才又被王思明瞄上了。
“说正经的,猫熊确实缺钱,估计很快就要展开A+轮融资,条件和A轮差不多,你有没有兴趣让王庭娱乐进场?”
汪言随口应付着:“按照协议来吧,继续由谨言跟投好了。”
王公子满脸蛋疼:“实在不行,你个人投资也好嘛!”
“哟,你上回是怎么说的来着?我想想啊……”
汪大少似嘲讽似揶揄的笑着,装模作样的皱眉回忆。
“那你至少不能用个人名义吧?讲真的,你的名字在外面真不值钱……是你原话吧?!”
王公子脸都绿了。
妈的,你是有多记仇啊?
一个字都没记错!
而且最难受的是,明明当面被打了脸,却不敢开口怼回去。
硬不起来啊!
吭吭哧哧的,王思明随便找了个理由:“当时那不是想跟你开个玩笑么……额,条件可以再谈,你考虑一下?”
没啥考虑的。
好马不吃回头草。
而且,汪言有自己的整体规划,并没有打算立即掺和到平台竞赛中。
“再议,好吧?现在我实在没时间考虑那些。”
王思明只好无奈点头:“可以,咱们另约时间细聊。”
汪言微微一笑,摆手告辞。
“您自便,我去那边打个招呼。”
“好好,你去忙,晚上咱哥俩好好喝一杯!”
看着汪言的背影,王公子的笑脸骤然垮塌,心里狂喷出一百句MMP。
别的年轻人吹牛哔,最多是吹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就算真能实现牛哔,至少也得几年发育。
你倒好,三个月时间都不给!
上次王思明嘲笑汪言没名气,是在2月中旬。
今天是3月31号,满打满算不到50天。
当初籍籍无名的小小创业者,如今已经是誉满天下的汪神。
微博粉丝正在冲刺1500万,狗粉猖獗至极,放话要做【少女大统领】,时不时玩梗来一句【喷神驾到】。
在各大直播平台都有茫茫多的追随者,到处刷着【教父汪】语录。
平台官方更是狂舔,都没节操的。
沪市企业家协会已经发出入会邀请,【优秀青企】的荣誉正在路上。
中國龍組3 風華爵士
……
如此林林总总,不管是社会影响力,或者是行业话语权,甚至手里掌握的现金流,汪言都已经是90后里的独一档。
就他妈离谱!
王思明一想到这些,心都在滴血。
如果一个半月之前我允许他以个人投资,多分点股份出去,现在是不是已经绑在一起,吃到最大一块蛋糕了?
王公子向来硬气,很少为某件事后悔,唯独这次,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点肿,火辣辣的疼。
總裁的小公主
早知如此,何必……
哎哟算了算了,不想那些没用的东西了。
谁特么能想到短短50天,竟然会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啊?
根本就不科学!
非战之罪,非战之罪……
安慰了自己两句,心里还是难受,王公子想了想,决定去找个人喷一喷。
带着火气,开始扫描。
……
某不科学的挂逼汪转身走出去没多远,又被拦住了。
挡在前面的是一个不到一米七的瘦弱青年。
“汪少,我都跟春光提了好几次想入会了,怎么到现在都没有个准信儿啊?太不给面子了吧?”
青年搂着一个姑娘,半真半假的埋怨着,贼特么自来熟。
那姑娘特漂亮,都不用扫描,稳稳的95分。
汪言顿时一皱眉。
您这表演欲有点强啊……跟我在这儿装大哥呢?
“您是?”
心下不喜,索性装作没认出来。
—————
瘦弱青年微微一怔,表情变得有些尴尬。
“汪少,我秦劳啊!上回在赛车场赌车,咱们见过。我手上有沪上第一辆拉法,去年撞废了就换了台P1,够资格参加极速联盟吧?”
汪言平静的点点头。
“好的,情况我了解了,您先玩着,我现在有点忙。”
话撂下,也没给对方再叽歪的机会,转身迎向虎哥和孙宏伟。
“哎?”
秦劳伸手伸到一半,眼前已经只剩下汪言的背影,脸色顿时变得一阵青一阵白。
虎哥瞥过去一眼,问汪言:“那小子怎么回事?”
汪言摇摇头:“拿我撑面子装哔撩妹呢……自我感觉良好。”
摆摆手示意不谈了,笑容满面的迎向孙宏伟。
“孙哥,谢了啊,没想到您还真淘了辆玛莎拉蒂MC12,车真漂亮!什么时候跟我们下一次赛道?”
孙宏伟哈哈大笑:“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下床都费劲,还下什么赛道!车就扔展厅吧,钥匙给你,喜欢你就自己开去玩。”
上次赌石归来,孙宏伟就被虎哥撺掇着要收藏超跑,好跟年轻人们打交道。
汪言原来以为孙哥是开玩笑来的,人家收藏玉石都混成圈内大拿了,根本没必要和小朋友们凑那份热闹。
结果一段时间没见,他还真把MC12给淘来了。
搁展厅里镇着,又是一辆神车。
“感谢的话不多说了,下午您跟我们一块儿去三亚不?”
“蹦迪啊?”
孙宏伟摇摇头:“实话实说,我是真受不了电音的那个闹腾。你们玩吧,孙哥提前祝你生日快乐,礼物在虎子那儿,得空了你拆开看看满不满意。”
汪言双手举杯敬酒:“敬您一杯酒,过两天得闲了,我再登门拜访。”
汪言是真的感激。
他跟孙宏伟没有什么利益牵扯,然而人家前前后后已经帮了好几次忙了。
别管是不是感情投资,心意得领着。
奈何实在忙,只能简单聊两句,又告辞去见下一个目标。
时间紧,客人多,没得办法。
路上,虎哥又悄悄提起秦劳:“你注意点那小子。”
汪言这才想明白:“你们早就看到他的入会申请了,是故意没给过的?”
“嗯。哥几个第一轮就把他pass了。”虎哥点点头。
“那货什么来头?”
汪大少好奇了:“微博粉丝不老少,好像自己炒什么沪上皇?”
“凭他也配?”
虎哥不屑撇嘴,“真正的这一代沪上皇姓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
理论上姓H,实际上姓Y嘛,汪言当然知道。
因为姓H的那位是一个温柔的大姐姐,学艺术的,气质特别好。
而且汪言有机会接触那位H姓大姐姐的爱人,在金融口工作,因为某些原因,没去作死而已。
紧急打住。
汪言笑道:“我知道沪上皇的传闻不靠谱,就是好奇你们怎么那么不待见他。”
虎哥回头瞥过去一眼,发现谈论的正主又带着妹子混进了人堆,这才开口爆料。
“那小子的父亲是叠马仔起家,发起来也就是最近这十几年的事儿,他们一家人办事都不地道,我父亲那辈的正经商人,有不少都被坑过……”
叠马仔,简单点解释,就是来往于大陆和奥门,为赌场拉客人的中介。
混大发了,甚至可以承包赌厅。
無限之統領世界
是当地法律允许的正当生意,内地的灰色行当。
虎哥感叹道:“普通人去奥门赌场玩,就是在大厅混一混,赌场不会搞什么歪门邪路,全靠概率和抽水赢钱。
被叠马仔拉过去的大客户就不一样了。
那可是在人家的赌厅里玩,各种套路全弄上,基本十赌十输。
光输不算,再加上高利,回来最少扒一层皮。
就我知道的,被秦劳家里弄破产的沪商,七八个总有了。
人家养着一票专业的黑涩会,正经商人哪里是对手?
据说早些年,人家一年轻松赚两个小目标,大威会的私人飞机来回飞一趟,至少3000万进账。
现在好像已经混成了大威会的小股东,负责整片长三角的生意……
嗳,咱们上回搞的那次赌局,就是秦劳帮黄狗联系的奥门团队。
那场比赛,他没少输,被你坑毁了……”
汪言顿时一皱眉:“那怎么还上杆子申请咱们俱乐部?”
虎哥耸耸肩:“他记没记仇,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为什么想加入极速联盟。”
汪言恍然大悟:“拉人去奥门?”
“那倒不是。”
虎哥居然摇了摇头,“那货不掺合家里生意的,整天就是玩。”
噢,也对。
哪个当爹的都不会愿意自己儿子再干这行,钱早都赚够了,现在需要的是给下一代留好退路。
所以,为名?
虎哥点点头:“对喽。那货特别好面子,爱表现,早先就蹭过王思明热度,结果让小王怼了回去:我不认识这人。
现在,整个沪上最有牌面的二代组织就是咱们,他想装哔炒作撩妹,不靠上咱们,哪有说服力?
而且,蹭你的热度,那可比蹭小王舒服多了。
上来合个影,回头发一微博,你汪神就是人家铁哥们了。
蹭不上合影,找机会踩一脚,那也可以吹‘我俩不分胜负,一个咖位’,聪明人不都这么玩儿?”
汪言彻底懂了。
摇摇头,无奈又好笑。
出名之后,类似的麻烦早晚都少不了。
就和小姐姐一样,你不主动睡人家,人家惦记着盘你,有什么办法?
马爸爸都被人蹭秃噜皮了,也只能装不知道啊……
“行,我有数了,这人确实不能放进来,那就继续卡着吧。”
汪言这话一出口,秦皇就只能继续自己玩了。
不过想来他也习惯了,反正沪市这边的圈子自始至终都没接受过他。
搞定这茬,汪言刚要去和王懿博他们聊聊,春光匆匆走了过来。
“汪儿,楼上吵起来了,你得去看看。”
汪大少又双叒叕一次皱起眉:“怎么回事?”
春光言简意赅:“SCC那俩货找茬。”
“呵!”
汪言冷笑一声,抬步上楼。
“行,走吧。极速联盟接收了SSCC的遗产,就要解决与SCC的宿怨。我去看看他们想怎么玩!”
……
国内超跑俱乐部的发展历程,伴随着大量的磕磕拌拌。
按照时间顺序,SSCC成立在SCC之前。
当初的老黄意气风发,自视甚高,建立起国内第一家超跑俱乐部,定位为“非盈利性质”,圈地自萌。
第二年,李府和张寛成立了SCC,走商业化路线,试图复制国外正版SCC的成功。
从一开始,两者的区别就非常明显。
老黄一开口:“阿拉每天都是在做公益啦,阿拉又不缺钱。”
张寛一开口:“搞活动让我贴钱?玩蛋呢?!”
所以先成立的SSCC始终没发展起来,立足长三角。
后成立的SCC很快打响名气,得到将近30个城市的加盟,建立大量分会。
10年末,老黄因为缺钱以及内部压力,不得不接受SCC的收编,成为魔都分会。
11年因为嘉年华而不和。
12年跳反独立,轰轰烈烈的开始撕逼。
期间,发生了很多故事。
比如付胖子搞出国内最强的HAC,王思明手撕SCC反手再撕SSCC,蒋新和挺王对骂导致HAC内部分裂,尹精彩的CQSCC独立扯旗,海天盛筵曝光让所有人都渐渐沉寂……
直到去年汪言横空出世,间接促成一场惊世赌局,并且把大家脸上最后一层虚伪面具撕个稀碎。
别看今天大家都给了“汪神”面子,实际上,多年积攒下来的矛盾,早就难以调和。
红楼发家致富史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作为政治中心的帝都,作为经济之都的沪上,两方憋着劲儿要别别苗头,需要理由么?
大家都是富二代,父辈又不在一条产业链上刨食,凭什么怂你?
法治社会,只要我不靠你家吃饭,正常对线,谁都没辙。
如果黄一勍不是自己作死,汪言又能拿他如何?
恶魔少爷接近我 忆燃兮young
打打杀杀?
栽赃陷害?
都不可能的。
不然老黄凭什么跳了那么多年?
所以严格来讲,富二代之间,给不给彼此面子,全看个人心情。
李府就敢指着建武鼻子开喷:“今天我不是给你们极速联盟面子,而是给汪神面子!”
有人阴阳怪气的跟上:“对啊,哥们儿认可的,是汪神的人品和能力,可没有承认你们极速联盟有多牛哔。”
“要谈事儿,咱爷们儿只和汪言谈!”
剪彩结束,几波人往三楼的雪茄室里一坐,抽着烟,皮笑肉不笑的扯着闲篇,等汪言上楼。
等着等着,就吵吵起来了。
主要是SCC那波人仍然不服气。
上次帝都接风宴,他们没敢对汪言发难,今天面对着建武夏雨等人,再无顾忌。
“你们别以为把汪神舔舒服了就能跟我们叫号!SCC有30家分会上千会员,你们算个der?”
賴妳沒商量
汪言推开门,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张寛的叫嚣。
聚会时一叙旧,好多都是同道中人。
其实那点事儿都不要紧,主要是后是来又因为碎觉不均激起大规模撕逼,撕得贼难看,影响贼不好。
当年的连桥,现在一多半都已经退圈不玩了。
修仙傳
超跑圈就是这样,五年一代人,但张寛倒是始终精力充沛。
汪言进门后,张寛收了声。
李府笑呵呵打招呼:“汪神快坐!今天真帅气,恭喜恭喜!”
看着和气,其实细品,仍然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怪味。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
问题出在哪,汪言心知肚明。
SCC是一家以盈利为目标的商业机构,到处开分会、跟美空一拍即合拉皮条、举办各种付费活动,为的不过是钱。
现在极速联盟异军崛起,一举成名天下知,将会极大的压缩SCC的生存空间。
就比如再想来长三角搞什么活动,能绕开极速联盟吗?
极速联盟坚持不收费,他们还怎么坑钱?
涉及到巨大的利益,没得人情好讲。
哪怕汪言干躺了黄一勍,给对方出了一口恶气,仍旧难以成为朋友。
既然如此,大少便懒得和对方再虚与委蛇。
“不坐了,外面有更重要的人要招待。直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
法棍面包,参上!
票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