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y1m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42 時不我待-xj8x5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陆凝大致浏览了一下电脑里,并没有一幅类似这样的风景画,从日期上来看,这个计划显然也只是制定了没多久,肯定不会画完的程度。
“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滕璇也翻过了屋子里的画作,都是一些正常的山水风景,偶尔有几张人物,从素描到水彩再到油画,各种不同类型都有,这钱义容学的类型也不少。
不过没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
東華鳳九番外之雙生花
陆凝等人这几天虽然只有晚上在这里,可钱义朋是早就回来的。据他所说这位表弟就是一个有些宅的人,平时除了吃饭洗澡上厕所以外都不会离开屋子,而一离开就是一天,想必是去外面采风去了。既然袭击发生在白天,钱义容的绘画工具也都放在屋子里,说明他今天并没有出去的计划,那这间屋子的整洁程度就很可疑了。
“文玥,这屋子里的东西都看过了。”滕璇将东西放回原位,“没有你说的那些可疑物品啊。”
“你觉得这个钱义容本身是犯人的可能性大一点,还是他和那两个叔叔被犯人打晕带走的可能大一点?”陆凝问。
“那我可不知道,我们也不熟,他除了第一天打招呼出来了一下以外我就没再见过他。”滕璇摊了摊手。
陆凝踱步到了刚刚被滕璇放回原位的画作前,观察了一下画板上画的厚度,不过这些画上也没有用类似画上贴画这一类的手法,钱义容没必要用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段来隐藏。
离开房间,两人回到了前面主屋。在众人的帮助下,钱义朋已经为父母解开了绳子,虽然在尸僵之中无法再改变两人的姿势,但至少可以将二人分开不再是那么难受的姿势了。陆凝看到现场被破坏稍微皱了下眉,不过保护现场这种意识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她之前没叮嘱,错过也就错过了。
燕子丹拿出手机:“我来报警吧……出了这种事……”
没人反对,燕子丹便拿着手机到了门口,拨通了报警电话,陆凝跟着走到旁边听情况。
接通之后燕子丹迅速说明了情况,而对面接线的警察的反应却并不是惊讶,反而是……有点烦躁?虽然职业素质让他耐心听完了燕子丹报出来的位置,但陆凝从对方的语气中听不出对于杀人事件的重视程度来。
这不正常,枣园庄虽然变大了终究也不算个城市级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发生了杀人事件,哪怕此前那群白礼举行者已经杀了几个人了,这些警察也不至于一点惊讶和重视的态度都没有。
有什么事情?
这时,周诗兰也拿着手机跑了出来,燕子丹刚好挂掉电话,回头看了她一眼。
“是张欣晴打过来的。”周诗兰说着接通电话。
重生之逆轉仙途
“你们人在什么地方?”接通后张欣晴直接问道。
“我们刚回钱义朋家,他父母被谋杀了,还不清楚是谁做的。”周诗兰也没隐瞒,竹筒倒豆子一样将这里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张欣晴听罢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在旧园这里,抓住了一只鬼,它说自己是之前这里那个老财主用家仆灵魂捏成的,而当年老财主给家仆重新赋予的姓氏是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我记得钱义朋家是这里的本地人吧?”
“你怀疑钱家是当年……”周诗兰小声问。
“总之,钱家很可疑。你们白天搜索的时候也不会搜钱家吧?灯下黑——也许他们不是全家都参与了,可有那么一两个知道当年的白礼并想要继续的人。”
“目前我们没有证据,他们家另外三个人都失踪了。”陆凝回头看了一眼主屋内,“张欣晴你现在在旧园那里?马戏团已经派出了吗?”
“枣园庄这里的情况不简单,我还得观望一下情况。你们最好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因为扑克马戏团也无法在这里作为决定性的力量出现。”
“什么意思?”燕子丹问。
“我有一些类似于望气的本领,现在那片应该是大东路的地方正在翻滚着如同战场一样的气浪,处于那里面想必会非常难受。这里的白礼我是不会贸然插手的,白神实力依旧未知,而我则是马戏团最明显的弱点,不能以身犯险。”
“现在我们的同学们很多都在危险当中,不光是你。”陆凝说道,“张欣晴,虽然马戏团问题众多,可你还是因此掌握了一定的自保之能的。”
“是的,只是李文玥,我发现这个马戏团除了你告诉我的部分,还有更多你没有说明的,我可不知道这是你没来得及说,还是已经有人在构思后面的设定了。”
“……好,明白了。”
外面已经响起了警笛声,下河稍这里也是有自己的警察局的,很快警车就敢了过来,几个警察见面后便直接询问了位置,然后拿着一些工具走进了屋子里面。
警察办事还是很有效率的,先将人都请了出去,两个人留在现场检查拍照,两个人出来找众人问话,有条不紊。当然主要是钱义朋,毕竟他对于这里最了解,剩下的人也一一问过了话。
妾妖嬈
尽管警察已经在迅速控制现场了,也一样花了很多时间才把钱家整体都搜查了一遍。期间也通知了医院叫车来收走尸体并联系法医,在这样紧张的气氛当中钱义朋的情绪反而是稍微安定了一些。
最后,一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老警察拿着笔记本走了过来,先安慰了钱义朋一下,随后说道:“诸位都是来这里访友的?”
“是想来这里逛逛的,正好这里是朋友家就住在这里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陆凝点点头道,“请问……有没有什么发现?”
“现场还要再调查,还得等尸检报告出来,看看死者是否有被药物昏迷的迹象。总之不是能立刻给你们一个结果的,在此之前,希望各位留下个联系方式,配合我们的闻讯。如果各位没有住的地方,我们可以为各位安排一个晚上,但之后恐怕还是要请诸位自理了。”
说完,警察从兜里取出笔记本来,对众人说道:“请大家在这里留一下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最好是能保持通畅的,因为杀人案件如果我们联系不到你本人可能会有不小的麻烦。当然,如果各位确实没有嫌疑,也不必担心。”
众人依次留下自己的手机号,随后警察又联系住宿的地方,并在这里开始拉起封锁,一直到接近十一点半的时候,才算敲定了一个民宿,把地址交给了陆凝等人。
“各位依然可以在枣园庄这里继续游览,但请务必保持联络畅通,山区之类的地方尽量不要去了。谢谢配合。”
忙碌看起来还在继续,陈航和齐眉出门开车,那个民宿也是在下河稍区域的,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到,并不远。
但折腾了这么一下,众人其实都感到了一阵疲乏——今天从早到晚都没有闲着,又因为这件事,恐怕这个晚上也不会过得很好。
找到民宿之后,匆匆洗漱一下,众人便歇息了。只是很多人都没有休息得很好。
陆凝第二天很早就睁开了眼睛,她感到有些头痛,就像是某种警兆一样。她起床去洗了一把脸,然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接龙的情况——
【公告:白纸一张未能按时完成接龙,失去继续接龙的资格。下一位接龙成员将从现阶段继续。】
白纸一张,也就是杨采使用的昵称。
轮到他的时候,他却终究没能从医院里醒过来。现在接龙在继续传递,而没能完成接龙的人怎么样了?陆凝还没有什么办法去向医院那边确认。
花雨归鸢
这对于一天的开始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陆凝想了想,从通讯录里找到了卢江洋,两人在故事里是朋友,在现实里也同样,也许能问道一点什么。
电话半天才接通,里面是半醒不醒的声音:“喂……这大半夜的……谁啊……”
陆凝抬头看了一眼,天确实刚蒙蒙亮。
“卢江洋?昨晚杨采没能完成接龙,他情况怎么样?这么严重吗?”
“好家伙……就这点事……他不是生病去医院了吗?能怎么样……我也不会一直问他啊。病得太重写不了也就写不了呗,多大点事……哈——”
卢江洋打了个哈欠。
“他在哪家医院?你知道吗?”
“我想想……好像……庚午二院吧?对,就那里。”
“谢了。”
“不用谢,别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就行……哈——”
卢江洋挂了电话,陆凝则回屋拿出电脑开始找庚午市第二医院的情况。一般如果有病人死在医院里可不会随便声张出来,可陆凝有那些APP,里面可不乏一些喜欢寻找猎奇新闻的人,问一问总能有点收获。
在陆凝搜索信息的时候,也陆续有人起来了。门外传来有人路过的声音,这间民宿基本都是单间,陆凝也只能从小声的说话声里判断是谁。陈航、周诗兰、汤海瑶这几个都起得比较早。
当陆凝把问题挂在几个比较诡异的论坛之后,她便拿起手机给吕屏打了个电话,想知道昨晚的情况。只是电话打了两遍也没有接通。
她起身离开了房间,外面过道上果然站着刚才听到的三个人,陈航眉头紧锁,汤海瑶面带忧虑,而周诗兰则有些慌张。
“怎么了?”陆凝问道。
“李文玥?你那边能联系上吕道长吗?”周诗兰急忙问。
“没有,所以我才想出来问问,你们也联系不到金老和宋姐吗?”陆凝问。
悍妻難寵 雲萬裏
“打不通电话,我已经给我老爸电话让他去试试了,但是……我有点怕。”陈航耸了耸肩,“要是金老宋姐都出事了……”
“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周诗兰打断了他的话,“他们也找了别的道士去,一起的至少十个人以上吧?对付什么不行?”
但是众人只是沉默,事实上谁都知道道士势力和鬼怪势力还没有真正硬碰硬过,谁也不知道这个世上到底是哪一方比较强。
“周诗兰,给张欣晴打电话吧,马戏团一定能有一些情报。”
“对!我怎么没想到?”周诗兰急忙拿出手机拨过去电话,半分钟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二十四小時
“喂?”
“张欣晴,我是周诗兰。那个……我想问你,你是否清楚昨天晚上大东路那边的战斗是什么结果?”周诗兰焦急地问。
“那场战争可不简单,我这里也损失了一半的鬼,现在正在马戏团重生呢。”张欣晴叹了口气,“这帮鬼都不知道好好说话,我刚整理好昨晚的战报。”
“是……什么结果?”
“昨晚甚至不知道有几个势力加入了战团,我们碰到了几个和地脉气运相连,能不断汲取枣园庄力量的鬼,大概是白神手下。这几只鬼基本不分什么敌我,见什么打什么。还有一些鬼本身实力不强,可是手里拿着非常离谱的武器,完全想不到连理智还没健全的鬼到底怎么得到那样强大武器的。一群道士,应该说第一群道士,这些人挺齐心的,只可惜人数不够,那些实力和武器不符的鬼数量有点多,再加上白神手下乱闯,很快就冲散了。之后又来了些道士,这些道士明显就有门派分别了,互相之间也暗中下过手,不过明面上还是联手的状态。之后……又有些不知到来历的道士闯进来,还有一些鬼,都是从阴气团里冲出来的,大概是受到了那里热烈气氛的吸引。”
光是听张欣晴说就能听出来昨晚局势委实乱得可以。
“那战斗的结果怎么样?”周诗兰急忙问。
挑战霸道少将 语惊秋
“死了好多道士,很多鬼也被消灭了。那帮拿着特殊武器的鬼被消灭了大半,无论道士还是白神手下揍它们都可狠了,我马戏团也顺带着去踩了两脚。但它们鬼多,后来还来了几个实力比较强的,在快过四点的时候便集体撤退了,没能追踪。至于留下来的武器被两个看上去很有地位的人收集到了一起,还有警察过来帮忙,那两个道士貌似是官方的,我们不好碰面,马戏团也就撤退了。”
“第一批的道士……都死了吗?”周诗兰的声音有些干涩。
还没等张欣晴说话,众人背后就传来一声大吼:“不可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