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70r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蘇廚笔趣-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燒了推薦-2bniw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烧了
吕公著行政能力比司马光强,立即就想到了一点:“这就是朝廷给俸禄?那怎么才能让州县上得人?给钱可以,但是怎么能保证这些钱都用到了这个……府兵身上?”
司马光也说道:“说起来朝廷早有成制,一个州平均也有七百州军,由知州管辖,这本身就是朝廷知某州军州事这一官职的由来。”
苏油点头:“对,可是因为这部分兵员没有俸禄,得州府自己开销,因此大多数州府根本就取消了编制,意图减轻负担。”
“我在夔州的时候,就是利用夔州路转运司给予的授权,自主编练了四州义勇两千八百人,才抵御住了田氏蛮的攻击。”
吕公著沉吟道:“如果按照明润的设想,我大宋三百军州,一州六百人计的话,那这该是……”
苏油说道:“近二十万人,一千万贯。”
吕公著大惊:“这么多?太多了,不行不行……”
苏油却说道:“我朝可战之军,以西军,北洋水师,南洋水师为主。”
“这些军队要保证长久精锐的战力,不断汰裁老弱,补进青壮,会是常态。”
“而汰换下来的老军,经过专业的训练,技战术水平也相当高明,完全可以补充到州军里边去。”
“这也就可以进一步解决我朝军制只进不退带来的冗军问题。”
“如今夏国已经平定,新军威力大显,朝廷肯定要逐渐将所有的部队都替换成新军,相应的,军人人数可以进一步减少。”
名門閃婚慢慢愛 醉時歌
“我们辛苦去除边患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百姓安居乐业,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内政。”
“如今边患大减,相应的内政就该腾出手来跟上,我觉得这事情并不难,就恢复州军成制,不过俸禄由朝廷发给,使之成为专业的地方治安部队。”
“这其实就是对唐代折冲府的恢复,不过既然俸禄不归知州发放,因此也就要恢复折冲都尉的权力,需要由朝廷单独设立衙门来管理。”
“负责州内治安的时候,知州有使用这支部队的权力,但是需要向上级折冲府报告请求授权,堪合鱼符之后才能调动。”
“也就是说,其管理权属于朝廷,跨州调动时也属于朝廷,平日里治安属于知州。但事前需要有批准,事后需要有备案。”
吕公著说道:“那就还是归兵部,或者枢密院?”
司马光对朝廷掌故的熟悉程度原始吕苏二人,摇头道:“明润的意思,是类似唐代折冲府和大宋巡检的合体,办法倒的确是办法……”
“不过还是和军人有区别,主要是维护地方治安,还是独立设置一个衙门管理比较好。”
苏油赶紧说道:“对,而且要完成从军人到地方执法部队的转化,还有重要一条,就是对朝廷法令必须熟悉。”
司马光笑了:“这个简单,那就加上律令试。”
孩子你叫姜思芸 司畅
“夫刑者可以禁人之恶,不能防人之情;礼者可以防人之情,不能率人之性;道者可以率人之性,又不能禁人之恶。循环表里,迭相为用。”
“所谓王化之有三者,犹天之有两曜,岁之有四时,废一不可也,并用亦不可也,在乎举之有次,措之有伦而已。”
隐婚成爱:宋少的专属娇妻
“白乐天此论,倒是精辟,唐制里边,也多有我大宋可取之处。”
“不过我也要加上一条,就是这些军士,须得从正军退伍将士中选拔,不得由州府选派安插,也必须异地安置,既断绝其弊端,也不增加朝廷额外的负担。”
我的老婆是瓶仙 涩小狸
但是苏油的小九九能骗过吕公著,却骗不到司马光:“关中田法,耕一年休一年,一丁百亩,明润计算高了一倍,其实应当按照一丁五十亩计算,也符合我朝现状,因此五百万贯足矣。”
靠,谁说司马不通政务来着?!
苏油只好拱手:“苏油只是建议,具体条陈,就麻烦司马公与吕公了,还有好多杂务在身,先请告辞。”
司马光赶紧招呼:“明润你先别走,还有事情商议。”
苏油只好停步:“司马公请讲。”
司马光从抽屉里取出一道奏章:“这个你看看。”
苏油将奏章结果,只见上面写道:“近降农民诉疾苦实封状王啬等一百五十道;除所诉重复外,俱以签帖进入。
我的绝美总裁老婆 曾人王
窃唯农蚕者,天下衣食之源,人之所以仰生也,是以圣王重之。
窃闻太宗尝游金明池,召田妇数十人于殿上,赐席坐,问以民间疾苦,劳之以帛。
太宗兴于侧微,民间事固无不知,所以然者,恐富贵而忘之故也。
真宗乳母秦国夫人刘氏,本农家也,喜言农家之事,真宗自幼闻之;
冷梟總裁的棄婦
及践大位,咸平、景德之治,为有宋隆平之极,《景德农田敕》至今称为精当。
自非大开言路,使畎亩之民皆得上封事,则此曹疾苦,何由有万分之一得达于天听哉!
是故先帝之法,其善者虽百世不可变也。若王安石、吕惠卿等所建,为天下害,非先帝本意者,改之当如救焚拯溺,犹恐不及。
昔汉文帝除肉刑,斩右趾者弃市,笞五百者多死,景帝元年即改之。
武帝作盐铁、榷酤、均输算法,昭帝罢之。
唐代宗纵宦官求赂遗,置客者,拘滞四方之人,德宗立未三月罢之。
德宗晚年为宫市,五坊小儿暴横,盐铁月进羡馀,顺帝即位罢之。
当时悦服,后世称颂,未有或非之者也。
况太皇太后以母改子,非子改父乎!”
苏油大惊:“司马公,这道奏章上不得!否则即入小人彀中也!”
司马光问道:“为何?”
苏油现在心里充满了蔡确当年对上王珪的无奈:“司马公是受了朝中流言蛊惑的影响,如今有种说法,乃陛下当三年无改陛下之道,是为诚孝,否则是不孝,对吧?”
司马光点头:“正是,所谓‘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这道奏章正是针对此说,劝太皇太后坚定信心。”
“明润却因何说是入小人彀中?”
苏油心里狂翻白眼:“司马公,不管是以子改父,还是以母改子,落脚点都在一个‘改’字上。”
“但是我觉得,不管是司马公之改,还是太皇太后陛下之改,所改者,乃不良之法,而绝非先王之道!”
“这一点,一定要辨析明白!”
“先帝在日,已容我在汴京改了青苗、市易,在陕西改了保马、保甲,而他自己,亲自下旨在汴京改了免行,在相州改了保马。”
“可见先帝之志,从来都在善体元元,不惮改正。”
“我们如今所为,正是秉承先帝志道之要,以富国安民为务。”
“法利于国家百姓者,存留之;不利于国家百姓者,去易之。”
“元丰以来,先帝一直就在践行此道,怎么能说陛下如今是改了先王之道呢?”
吕公著在这方面远比司马光强:“对!明润这番话才是正理,幸好君实你让明润看了,不然这道奏章上去,就坐实了改易先帝之道的口舌!”
苏油毫不客气地拿起桌上汽灯旁的火柴,直接将司马光的这道奏章给点燃后丢进火盆:“相公,宰执之要,在调和鼎鼐,平息矛盾,而不是激发矛盾和冲突。”
“朝中如今已经够乱了,大失元丰五年以来的清宁气象。”
“禹玉相公就算身有百短,这一点之长,也足值相公明鉴。”
说完对司马光和吕公著深揖一礼,转身离去。
巨星經紀人
司马光目瞪口呆地看着火盆里的纸灰,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这小子他直接烧了我的奏章!连王介甫都不敢!”
神偷傻妃:腹黑王爺大亂鬥
我當軍戶媳婦的那些年
“奏章没上去之前,就不能叫奏章。”吕公著呵呵笑道:“明润终究是和我们站在一起的,君实,有他拾遗补阙,吾辈无忧也。”
司马光有些担忧:“太皇太后那里,我荐明润为尚书左丞,晦叔你荐其为同知枢密院事,都被留中了,也不知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吕公著叹息一声:“明润这样的特例,不论年岁只论资历,怕是给个同军国平章事方才妥当,但这事只能出于中旨,奏章可是无人敢上啊……”
司马光也叹息:“那就再等等看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