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b9z精彩都市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六百零六章 大勝聯軍讀書-dm1hm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王丰闻言,笑了一下,道:“据我所知,那绿林军现在的首领薛周其实与你们鹿门山并非完全是一条心吧!虽然他的外公蛙神已经死于白莲教白莲大长老之手,但蛙族之中,还有不少分神、金丹境界的修士。这两年那薛周还四处延请高手,据我所知,他暗中请来的旁门左道之士也不少。我就不信,鹿门山那边没有一点察觉?”
混世宝宝:总裁爹地请签收 独具幼稚范
天星子闻言,沉默了片刻,这才道:“薛周的小动作自然瞒不过我们鹿门山。事实上,薛周本就是推到台面上,吸引各方注意的人物。最终绿林军和荆州还是要交到雍宁手中的。他薛周若是敢不听使唤,我鹿门山有的是手段叫他覆灭。”
王丰点了点头,道:“这个我信!但好歹薛周也是绿林军名义上的主君,他若真的一意孤行,要袭击扬州的话,鹿门山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阻止吧!”
天星子闻言,只得沉默。王丰这才接着道:“当然,薛周的威胁并不算大。但第二个,我军目前尚未有明确的真是主君,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如今众军虽统归我指挥,但我乃修士,不能为人主,现在的官职也只是江淮大总管而已。若是由我主持北伐中原,天下气运便免不了会自然而然地汇聚在我身上。以我的修为,一州气运或许还能承受,但天下气运,却绝对承受不住,到时候气运反噬,我军大业恐怕难以成功。”
天星子轻叹了口气,道:“若王道友肯放弃这一身法力,做回凡人,那自然便不必再担心气运反噬了。”
王丰笑道:“道友不必言语试探,我道心坚定,岂是人间富贵能动摇的?若是如今的人皇之位还像上古人皇一般,能够真正与皇天后土并尊的话,我或许还会抢破了脑袋去争。但现如今……,做几十年皇帝哪有做各长生不老的逍遥神仙来的爽快?人皇之位,我是绝不会觊觎的。不过雍宁现在虽然屡立功勋,但资历却还是太浅了一些。还需要再立些功劳,待众人心服,然后才能顺理成章地成为人主。”
风云五剑
天星子点了点头,道:“王道友说的也不错,雍宁的资历确实还是浅了些。”
王丰道:“为了避免天下气运自然而然地汇聚在我身上,在我军拥立明主之前,是不能真正北伐中原的。北伐中原,必须要在明主的大旗之下进行方可。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对九山王赶尽杀绝。既然早晚就是讲和,不如早和,也好回头去救援交州。”
火影之潛影之蛇
天星子点头道:“王道友说的对!如今中原初定,若我们全歼了九山王之兵,而却又不立即北上占领中原的话,那么中原必定再次大乱,中原百姓的日子将会过得更加艰难。既如此,那讲和吧。只是现在交州的局势如此紧张,恐怕我们这边讲和的条件要放松许多了。”
王丰点头道:“形势如此,也没办法。不过我们最多也就是少占点便宜,吃不了亏的。”
次日,陈八斤的使者才又姗姗来迟。这一次,王丰没有废话,直接退了一大步,并言明若这次议和还不成,那就不必再议了,双方继续死战下去就是。
九山王那边也担心王丰会干脆放弃相对荒僻的交州,转而全力争夺中原,故此也见好就收,同意了议和。
内容如下:中路这边,王丰从汝阴退兵,直接退过淮河。西路这边,雍宁等人也退兵至弋阳。东路那边,于畏退兵至谷阳。东西两路兵马仍旧住宅在淮北。此外,三路兵马退出的地盘,虽仍旧属于九山王管辖,但不许驻兵,算是双方的缓冲区。
双方互相释放战俘,定期派遣使者修好,开展贸易……,林林总总十余条。
青春無忌
與故土壹拍兩散
和约达成,王丰率先撤兵。九山王那边也着急回防中原,重新安排防务。因此留下两万兵马把守汝阴之后,九山王的主力也迅速撤离,北归中原去了。
王丰回到寿州,任命于乘龙为淮南安抚使,领兵三万,主持淮南防务。任命雍宁为淮北经略使,潘刺史为副,领兵三万,主持淮北所有军政事务。
战报飞报到王丰手中,王丰顿时大喜,当即传令给于乘龙、雍宁和潘刺史,命他们沿着汝水而上,趁虚攻击新蔡、安城等地,往中原进发。
同时,王丰又传信给右路军的于畏,命其再从徐州调兵,往攻谯、沛,给敌军更大的压力。
此时,固守汝阴的九山王也收到了武元志战败身死的消息,沉吟了许久,这才召集众将,将情况说了一遍,随后道:“我军主力尽在淮北,中原空虚至极。如今武元志身死,汝南之地再无人能阻拦雍宁、于乘龙、潘树藩之兵。现在我们该怎么应对?”
众将闻言,顿时众说纷纭。但无论提出什么意见,九山王却都还是一言不发。
吵嚷了许久,就听陈八斤道:“其实论起来,那王丰此时也未必愿意与我们对耗。我认为,我们或许可以遣使去见王丰,商议双方罢兵之事。”
此言一出,众将顿时哗然。早就不满陈八斤成为新主的一众将领纷纷反驳。就听陈八斤道:“白敖兵败身死,三万大军全军覆没,我军士气由盛转衰,尚未恢复,现在武元志也兵败身死,又折损了三万大军。我军在总兵力上已经完全落入下风了。这且不算,武元志兵败之后,豫州汝南道地界再无兵马可守,雍宁、于乘龙、潘刺史可以长驱直入,旬月之内,便有可能杀到兖州,兵临开封。到时候中原震动,我们如何应对?是不是要退兵回防?而若要退兵,岂能不遭受王丰大军的追击掩杀?到时候死伤会有多少,就是在难说得很了。”
众将闻言,顿时沉默。许久之后,才有一员名叫雷宝的大将道:“既然你将我们的情况说的这么惨,那王丰又岂能在占据了这么大优势的情况下,同意与我军讲和?”
陈八斤笑道:“因为王丰现在也是麻烦缠身啊!交州那边,有海外岛国联军进犯琼州、番禺,交州军节节败退,形势岌岌可危。王丰现在必定也是忧心如焚,急着想要去增援交州呢!”
雷宝闻言,不信地道:“交州荒僻,怎能与富庶的中原相比?那王丰肯为了救援交州,而放弃夺取中原的大好机会?”
陈八斤笑道:“若我是王丰,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但王丰一向以仁德自居。如今海外异族入侵,他岂能袖手旁观?我敢保证,只要我们提出讲和,条件不太苛刻的话,他都必定会同意。”
雷宝还是有些不信。就听陈八斤笑道:“试试也无妨!毕竟我军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妙,若是拖下去,交州的局势固然会糜烂,但我军也有可能再次遭遇大败。当务之急,我军是要休养生息,重新提振军心士气,稳固防线。等到日后兵精粮足,一切准备妥当,才能再次南下,以报今日之仇!”
雷宝等人闻言,心下虽都认为陈八斤说的有理,但也没有说话,尽皆沉默了下来。
就听上首的九山王道:“既然都没有异议,那就按照陈八斤说的办吧!等到罢兵言和,大军退回中原,陈八斤的登基大典也该隆重举办了。”
陈八斤闻言大喜。九山王既然已经发话,事情自然便好办了。陈八斤当即派遣使者前去王丰,商议罢兵之事。
王丰心下也记挂交州。要知道交州那边敌军的高手极多,异族之兵又凶残无比,若真的放任不管,只怕数月之后,交州真的有可能变成人间炼狱。
不过急也不再一时,在王丰想来,海公子、常丰林、红烟、宗元兴、徐豹等人的兵马加起来已经有七八万之众,又是防守,就算兵力分散成了几股,但再怎么样也能守个三两月吧!
当然,若真的拖了这么久,战区的百姓可就要遭大殃了。若是能尽快议和,然后转而去增援交州,击溃海外联军,那自然是再好也没有了。
但议和这种事情也不能操之过急,毕竟一旦急了,就有可能吃大亏。
果然,陈八斤的使者一见面就狮子大张口,要求王丰退回淮南,并释放战俘。双方以淮河、泗水为界,从此各守疆界,互不侵犯。
王丰自然不能答应,提出对方退出汝阴,将城池交割过来。在这个基础上,双方已现在两军的分界线为标准为界。
双方第一次议和不欢而散。散会之后,王丰命雍宁、于乘龙、潘刺史等人加速进兵,务必要大造声势,逼九山王就范。
城内的敌军得到消息,果然也急躁了起来。不过九山王却不慌不忙,叫陈八斤再等一天,再去与王丰议和。
到了次日,王丰见对方的使者不来,顿时心下有些奇怪,等到了午后,红烟从交州施法传来的一封书信,将王丰震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心神老祖忽然现身,在神仙岛内与觉妙大师爆发大战,正战的难解难分之际,黑山老妖的分身忽然现身,偷袭觉妙大师。
觉妙大师以一敌二,被打的重伤,施展了佛门秘传的心光遁术这才带着志修大师一起冲破了心神岛。
觉妙大师受伤极重,逃出心神岛之后便陷入了昏昏冥冥之中。志修和尚的伤势也不轻,勉强带着觉妙大师飞上岸来,本来想要随便找个荒山野岭休养,却不想神仙岛的修士却一路追踪而来。
宅男密笈
不得已,志修大师只得带着觉妙大师来到了南华寺。
南华寺乃是六祖慧能修行之处,禅宗由此兴盛,乃是禅宗祖庭,虽然嵩山少林寺威名远扬,但南华寺的底蕴却十分深厚,用深不可测来形容,绝不为过。
虽然天台宗与禅宗的传承有所不同,但总归是佛门一家,觉妙大师又辈分极高,南华寺的僧人见觉妙大师和志修大师伤重来投,岂能弃之不顾?当即收留,并且拿了不少伤药给觉妙大师和志修大师服用。
不过觉妙大师此时神游物外,却是什么丹药也吃不下了。
此时心神岛的修士正大举出岛,与海外联军会合,声势浩大,准备攻取琼州府城和番禺城。
王丰收到书信,深感棘手。先前有觉妙大师压制着神仙岛,神仙岛的一众修士还不敢张狂。但如今觉妙大师重伤,神仙岛众修士哪还有什么顾忌?这些修士之中,除了为数不少的地仙之外,还有数量更多的人仙、筑基修士,其中不乏心神老祖专门培养的修炼战阵杀伐之道的高手。
神仙岛这数百年来隐隐已经成为海外十三大势力之一,在海市之中也是占有不小份额的,虽然只是人间的海市,但数百年下来积攒的宝物和人脉仍旧多不胜数。这一发力,瞬间就爆发出了强悍的实力。
红烟发来的书信之中说,琼州府城已经岌岌可危了。
果然,到了晚上,王丰便收到了红烟发来的第二封书信:琼州府城被攻破了。常丰林见势不妙,化作小蛇,钻入小溪之中,这才逃得一命。
整个琼州都落入了敌军之手,局面已经是相当严畯了。
收到书信,王丰顿时沉默了许久,对众将叹道:“如今看来,我们的确不能在与九山王耗下去了。再迟几日,只怕番禺都要保不住了。”
天星子闻言,沉吟了许久,这才道:“我军在淮北,已经占据了明显的上风,只要再坚持十余日,九山王必退,到时候我军趁势掩杀,可获全胜。此次决战若是得胜,则天下之争,便已定了大半。当此之时,似乎不该为了交州这边角之争,而放弃中原大好局势啊!”
王丰沉默片刻,道:“我决定议和,其实也不单单只是为了救援交州。救援交州当然是最大的理由,但眼下并非进军中原的良机,这也是理由!”
天星子闻言,顿时讶道:“这是为何?”
王丰道:“第一,自古守江必守淮,而要守江淮,则必守荆襄上游。如今荆襄上游之地并不在我们手中,贸然北进,恐有被人侧击的危险。”
九天鳳翔
天星子道:“这你可以放心。绿林军虽然快要击败摩尼教,但我鹿门山对绿林军的影响力还是有些的。他们不会偷袭扬州。”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